18551069899
全国服务热线
安全快捷 客户至上
公司有专业施工​队伍​
宜兴陶都古典园林琉璃瓦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

琉璃瓦最早出现在我国什么朝代
来源: | 作者:pmo2dccfb | 发布时间: 2019-03-28 | 139 次浏览 | 分享到:
你问的应该是琉璃瓦吧.中国古代制造玻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只不过那时人们叫它琉璃。直到西方国家的玻璃传入中国以后,才有了玻璃的叫法。西方的玻璃是由钠钙元素组成的,而中国的琉璃所含的元素是铅和钡。

最初制作琉璃的材料,是从青铜器铸造时产生的副产品中获得的,经过提炼加工然后制成琉璃。琉璃的颜色多种多样,古人也叫它“五色石”。到了汉代,琉璃的制作水平已相当成熟。但是冶炼技术却掌握在皇室贵族们的手中,一直秘不外传。由于民间很难得到,所以当时人们把琉璃甚至看成比玉器还要珍贵。

在古代,琉璃作为一种特殊的材质,和杏黄色、龙纹一样,同属王族专用。最早只有真正的王族才能使用琉璃制品,琉璃的制造工艺也为王室工匠所掌控。

由于琉璃的发现者,也就是范蠡的原因,在先民眼中,人们认为琉璃和水晶一样,具有记忆与传承功能,更重要的是,琉璃可以保佑拥有者“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
大约在元代,随着汉文化的人为断层出现,汉王室的许多技艺也失传了,琉璃就在其中,所以到了明清,琉璃就只有在神话传说中才有了,您一定看过《西游记》沙僧原本是天宫的卷帘大将,不就是因为失手打碎了一只琉璃盏而被贬下来的吗。用周星驰的话讲,打碎一只酒杯就被贬下来,做神仙做成这样也够背的了。不过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琉璃的珍贵了。

应该在元代以前,中国的琉璃工艺散落到了西方,西方人应该是学了一些皮毛,所以这种工艺在中世纪威尼斯一代演化成了玻璃,西方的许多文明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不过都没有保持原汁原味的技法,从琉璃到玻璃,在材料与工艺上都有很大的差异,更加注重实用性与大工业生产,不过从根子上讲,玻璃和琉璃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尤其是文化。

琉璃被誉为中国五大名器之首(金银、玉翠、琉璃、陶瓷、青铜)、佛家七宝之一,到了明代已基本失传,只在传说与神怪小说里有记载,西游记中的沙僧就是因为打破一只琉璃盏而被贬下天庭的
不过即使是明代很残缺的工艺依然是受到品级的保护,当时的琉璃已经很不通透,所以被称为药玉。《明制》载:皇帝颁赐给状元的佩饰就是药玉,四品以上才有配有

古法琉璃的制作工艺相当复杂,火里来、水里去,要几十道工序才能完成,古法琉璃的精品制作,相当费时,有的光制作过程就要十几二十天,而且主要依靠手工制作。当中的各个环节的把握相当困难,其火候把握之难更可以说是一半靠技艺一半凭运气。仅出炉一项,成品率就只有70%。更关键的是,古法琉璃不可回收,不象金银制品,也就是说一旦出现一点点问题,十数天、几十道工序,多少人的努力就立刻付诸东流。在中国二十七处世界文化遗产当中,有三分之一项目的主体建筑物上用的都是她进行整体装饰,故宫天坛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明清皇陵泰山武当山峨眉山 孔庙和布达拉宫这一个个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观,屋顶上都因为她的出现而放射着连上帝都会羡慕的五光十色和金碧辉煌,她的名字叫做琉璃瓦。

(封面图片来于网上,我们可以看到琉璃瓦为整个建筑增添的落日余晖)

    什么是琉璃

   《中国古建筑琉璃技术》开篇就提到:“琉璃是一种用铝和钠的硅酸化合物经过高温烧造而成的一种釉质物,在古代它往往是琉璃 玻璃 料器的通称,同时还与其他陶制和磁制器皿表面各种釉质物混称。后来,当琉璃大量的被应用于建筑中,并且有了固定配比“药材”和严格的烧制工艺的时候,琉璃才专指 以氧化铅 适应为主要原料的建筑陶釉。”清末民初由邵蛰民编写、余戟门增补的《古今瓷器源流考》中也有如下考据文字:“古昔琉璃本属金石之类……今之琉璃则系熔化药石,制成釉彩,施于陶器。因其光华润泽,遂以是名之耳。”

这两段话说得非常清楚。琉璃在其早期发展历史上是各种玉石开采以及原始冶炼技术当中的各种特殊产物的混称,后来当被大量用于建筑用瓦的时候才有了专门特定的称谓。当代台湾艺术家杨惠姗创立的琉璃工坊当中的工艺品琉璃实际上指的是前一种工艺在的当代发展,与本文所谈的建筑用琉璃瓦不是一个概念。   

  琉璃发展历史

上古的琉璃由于烧制技术不同,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不透明,光泽较少的料器,又被称为药玉,罐玉等,随州曾侯乙墓中也出土的古代贵族佩戴用的成串琉璃料珠(也称蜻蜓珠)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最早实物例证,由不同颜色拼接而成。第二种是半透明,有光泽,产量极其稀少,质地介乎于玉和石之间,用于贵族装饰。位于陕西茹家庄的一座西周中期贵族夫妇墓葬中,考古人员就发现了琉璃珠,琉璃管。前两种出土实物是否直接来自于西方,还是中国原始的烧造技术而得,现在专家还存在争议。第三种是接近透明的玻璃,这种技术最早来自于西方,古罗马史学家 普林尼Elder Pliny在《自然史》中写到,古代腓尼基水手在运送碳酸钠途中,以其作为垫锅,点火煮饭,后来发现锅底下的砂熔化成液体,之后冷却成为玻璃。公元前16世纪,埃及匠人发明了制造玻璃容器的方法,古埃及出现了玻璃珠和玻璃镶嵌片。这种最后发展成为当今的玻璃制品。1955年广西贵县出土了淡绿色透明的东汉碧琉璃杯,即是汉朝与罗马经济文化交流的宝贵物证。中国自产玻璃技术与西方外来技术进行融合,几经成功,几经中断,玻璃一词到清代初期特别是雍正年间才固定专指透明的玻璃。

由于上述三种琉璃的烧造技术困难,产量稀少,而且一直在进口与本土化当中挣扎,这些制品都局限在小体量的器皿层次,还无法大量生产,并且标准化的用到宫殿建筑物的顶部以及墙面和影壁上面。

中国古人对于建筑物的顶部有着特别的偏爱,一旦在告别了“上古穴居而野处”的蛮荒时代,便开始对作为挡风遮雨的屋顶进行各种层次的修饰。从西周一直到到两汉时代,宫室屋顶还没有出现太多的装饰物,覆盖的仅仅是暗淡无光的普通灰瓦,但是在这方寸之间却衍生变化出各式各样具有丰富文化内涵和装饰图样的瓦当文化。

自从东汉开始,中国瓷器告别原始时代,随着瓷器烧窑技术的产生和发展,古代统治者便开始尝试把建筑顶端覆盖的灰陶青色瓦片改为带有色彩的琉璃瓦,而这就几乎等于把奢华的瓷器从他成熟的一开始就直接搬到了宫殿的顶部向苍天公示,由此可见中国人对于屋顶的重视程度。

《西京杂记》记载西汉后期的汉成帝为宠妃赵飞燕所造的昭阳殿上第一次出现了琉璃在建筑上装饰:“赵飞燕女弟居昭阳殿。中庭彤朱而殿上丹漆砌皆铜……窗扉多是绿琉璃。亦皆达照。毛发不得藏焉” 通过文字上下文的描述,这个琉璃似乎应为我们之前说的第三种 和玻璃近似的琉璃,此段记载可以视为琉璃开始用作建筑装饰的端倪,根据《北史.西域列传》记载,“北魏太武时,大月氏国人商贩京师,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于是采矿山中,于京师铸之,既成,光泽乃美于西方来者。乃诏为行殿,容百余人,光色映彻,观者见之,莫不惊骇,以为神明所作。自此,国中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 这说明最迟于北魏时期,琉璃已经开始用于宫殿建筑整体装饰,北宋何子楚在笔记《春渚纪闻》中有这样的文字:“相州魏武帝故都。所见铜雀台,其瓦初用铅丹,杂胡桃油捣之治,火之,取其不渗,雨过干耳”。这段详细的描述说明琉璃瓦已经开始采用特殊的化学物质涂在瓦面,重新烧制,之后形成釉面光滑的琉璃瓦,应用在建筑上了,琉璃瓦历经日晒雨淋仍能够保持艳丽光泽,开始作为皇家建筑的首选。

隋朝结束了南北分裂的局面,建筑业开始蓬勃向上发展,出现了著名建筑艺术设计师何稠《隋书.何稠传》记载:“稠博览古图,多识旧物。时中国久绝琉璃之作,匠人无敢厝意,稠以绿瓷为之,与真不异。寻加员外散骑侍郎。”在当时,中国内地的琉璃生产技术几经失传,是何稠使用绿瓷作为尝试,复原出了琉璃技术。

唐代经济繁荣发展,和国外的交流频繁,产生了了琉璃的烧造技术的一个黄金发展时期,唐大明宫遗址出土了不少蓝、绿色的釉陶砖瓦实物,而且还有表面雕刻莲花的绿琉璃砖,这是我们今天本文所说的琉璃瓦的最早实物。唐代崔融在《嵩高山启母庙碑铭》中,有这样的文字:“架回廊于木末,仙人在栋,玉女临窗。周施玳瑁之椽,遍覆琉璃之瓦,赤玉为阶,黄金作门”。在唐代,琉璃已经成了建筑上面不可或缺的构件,同时琉璃技术也产生了另外一朵中国工艺美术史上的奇葩-唐三彩。

北宋时期的釉陶砖瓦烧造技术和产量都有很大提高,北宋建筑学巨著《营造法式》中详尽地记述了当时烧造釉陶砖瓦的原料配方、生产工艺、产品规格和耗料标准等,书中称釉陶砖瓦为琉璃砖瓦,位于开封佑国寺的琉璃塔(又称铁塔)建于北宋皇佑元年(公元1049年),所有外露部位均用琉璃制作,虽历经各朝修缮,但原建时的琉璃构件依然大量的被保留在上面,距今已经接近千年,仍然屹立不倒。

金灭北宋时,从汴京掠夺了大批工匠, 1151年金中都开始修建,宫殿大量使用琉璃瓦作整体装饰,耗资巨大,南宋诗人范成大曾奉旨出使金国,回朝后著《揽辔录》记述其在金国所见:“宫阙壮丽,延亘阡陌,上切霄汉。虽秦阿房汉建章不过如是…两廊屋脊皆覆以青琉璃瓦…..”。在北京房山区九龙山金陵遗址也出土了金代龙纹绿琉璃瓦。宫殿陵寝建筑如此频繁大规模的使用琉璃瓦,必然促进了北方琉璃瓦烧造工业的迅速发展。

琉璃瓦用于宫殿顶部装饰的真正大发展是在元大都的营造。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决定在金中都的旧址上建都,从全国各地迁来了大批各行各业的手工匠艺人,元中统四年即1263年,元世祖将山西榆次县南小赵村的赵氏琉璃窑迁到北京宣武门外海王村,也就是现在北京和平门的琉璃厂,专门生产琉璃瓦以供营造宫殿使用。当时在琉璃厂的东西两门 各立一块琉璃影壁。上书“官琉璃窑赵”,这个机构被称为内厂,同时在北京西部的琉璃渠村建造窑场的基地,称为外厂。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明确出现琉璃家族的姓氏和来源,可见京西赵氏家族在迁到北京之前已经是烧造技术全国一流的工艺家族,家族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700多年,一直到清末民初都在北京负责皇家琉璃瓦的烧造。这个家族的官衔,《元史.百官志》中有明确记载:“大都凡四窑坊,秩从六品。提领 大使 副使各一,领匠夫三百户,营造素白琉璃砖瓦。”1275年,也就是新皇宫建成的三年之后,意大利商人和旅行家马可波罗来到元大都,在他的游记当中这样写道:“此宫壮丽富瞻,世人布置之良诚无逾于此者,顶上之瓦皆红黄绿蓝及其他颜色,上涂以釉,光辉灿烂。白色犹如水晶,蓝绿则如各种宝石,致使远处亦见此宫之光辉”.这是西方人第一次见到琉璃瓦建筑,从此以后,欧洲王室宫殿群在建造中国式花园的时候,总要在屋顶上面加盖琉璃瓦以示尊贵.现在我们还可以在首都博物馆看到元大都出土的各式各样的琉璃瓦精彩残片。

公元1406年,明成祖开始修建北京城,历经14年完成。皇宫紫禁城内的九百九十九间半都用琉璃瓦进行整体殿顶装饰,再加上内城城门楼,坛庙,官署,王府,寺庙,郊区的行宫,园林还有北京周围的明十三陵,凡是和皇家或者寺庙有关的建筑顶部都需要用到琉璃瓦,用量之巨可以想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为皇家制作设计烧造好这么多花色品种,大小规格形制不同,无论是质量和工艺都是上乘艺术作品的琉璃瓦构件,而且在短时间内安装好,这对琉璃瓦工业发展的推动巨大,为此,明代工部专设五大御用厂,琉璃厂为其中之一。明代北京城的营造使得琉璃瓦的制作水平达到巅峰。

清代统治者在入关以后虽然没有像历代统治者一样烧掉前朝的宫殿重新来盖,但是康熙乾隆几朝皇帝大兴土木,兴建了中国皇家园林史上的顶峰之作三山五圆,避暑山庄,清东西陵等皇家建筑,对于琉璃瓦的使用和钟爱不减前朝,中国琉璃史上的巨作-位于北海的九龙壁就是这个时期修建的.在清代,琉璃厂仍然直属工部,负责琉璃厂的赵氏家族被封为五品.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四库全书开始修纂,当时参与编写的汉族学士多住在今宣武区一带.而琉璃厂一带自从明末清初就开始出现书市,文人墨客经常往返购书,讨论学问,在这一背景之下,琉璃厂地区的文化产业空前繁荣,而内厂还在此地烧窑,与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为了更好的就地取材和扩大产量,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琉璃厂全部迁往外厂,也就是京西琉璃渠村,从此内厂外厂和为一体。

由于琉璃工艺制品只特供皇家需要。所以在清朝灭亡以后,作为中国古典工艺的琉璃制造在清末民初的时候停滞不前,建于1916年和1926年的北京协和医院和南京中山陵 是其中的代表作品。新中国建立以后,琉璃烧造技术又开始恢复应用,50年代北京10大建筑中的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农业展览馆、北京火车站、工人体育场、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中国美术馆、华侨大厦(已拆)当中绝大部分建筑都用琉璃瓦覆盖顶部。十年浩劫中,全国各地的琉璃古建筑作为四旧被人为破坏,京西琉璃渠村赵氏家族所保存的700年历代家谱,制作工艺秘方图谱,以及其顶部覆盖绿瓦,影壁镶嵌五彩琉璃的珍贵家族建筑“万缘同善”茶棚都遭到了无法弥补的破坏。

琉璃瓦的色彩象征

自从先秦以来,中国历代统治者一直都在建筑上面就在有严格的等级规定,建筑的各个方面都是阶级社会等级尊卑的一种体现,从《周礼》一直到《大清会典事例》,历代统治者都在法律中明文规定不同级别建筑的各种标准,一旦越级,便会被视为大逆不道,违者必将严加惩处。早在汉代,中国就已经形成了严格五行色彩学说,而且被官方采用。在五行说中,黄色属土,土居中央,尊贵至大。自从隋唐开始,黄色就成为了皇家的专用颜色。而琉璃瓦这种有着复杂工艺的装饰用品自从产生,便成为了皇家的专用品,一般人非经特许,绝对不可以使用。举例来说,在北京的紫禁城,皇宫的每一个屋顶上面几乎都有黄色的琉璃瓦,皇家行宫园林庙宇,陵寝和太庙,社稷坛 地坛上面也均采用黄色,孔庙,关帝庙由于皇帝册封也可使用黄瓦。北京雍和宫在建立之初是康熙皇帝为四子胤桢建立的雍亲王府,按制,皇子府邸只能用绿瓦,雍正死后,乾隆皇帝将雍正灵柩停放在雍和宫,十五天内,立即将雍和宫殿顶建筑上的所有绿瓦换为黄色琉璃瓦。

蓝瓦是天坛的专用颜色,黑色属水,主要用于皇家库房,乾隆三十九年(1774)为收藏《四库全书》在宫中修建文渊阁,用的就是黑色琉璃瓦以克火患。青色即绿色象征东方,也是草木生长的颜色,同时代表东方,所以琉璃瓦主要被使用在皇子的东宫居所和亲王府邸。

通过以上文字我们可以看到,琉璃瓦完全用于皇家建筑,没有特批,任何人一片琉璃瓦都不可以使用。和绅在乾隆死后被嘉庆帝处死,十大罪状之一便是擅自在自己宅院当中使用绿琉璃瓦,蓄意谋反,大逆不道。这也就是迄今为止的各地明清豪宅当中,无论是名流巨贾,还是议政大臣,屋顶上都没有一片琉璃瓦的原因。明清两代北京城,全城的屋顶都是灰白黑瓦,只有皇家建筑的上面呈现着闪闪发光的五彩琉璃瓦。

琉璃瓦脊兽的象征意义

中国琉璃工艺历史悠久,人们习惯按照其使用用途分为,主要使用在庙堂陵寝上的祭祀类琉璃;包括容器,装饰品等在内的器物类琉璃;实用功能和纯装饰的建筑类琉璃。建筑用琉璃构件又分为屋顶 墙面和特殊用途三大类,在所有的建筑琉璃瓦构件中,最受大家瞩目的就是位于宫殿建筑上的正吻和脊兽了。

正吻又叫鸱尾,鸱吻,吻兽,或者大吻。先秦时代,宫殿建筑屋脊两端有类似凤凰一类的鸟形饰件用来装饰,现代出土的很多汉代画像石(砖)上面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宋代建筑巨作《营造法式》援引东汉荀悦所作的《汉纪》当中的文字“柏梁殿灾后,越巫言海中有鱼,虬尾似鸱,激浪即降雨,遂作其象于屋,以灭火祥”,由此可见,在东汉末年,建筑的顶端就已经出现这个类似鱼尾的装饰,用来避免火灾。为了美化建筑,另经唐宋金元几代的发展,这个造型正式演变为龙吻张口吞食的造型。龙的造型,体现着中国古人的图腾崇拜。皇帝是“真龙天子”,在建筑中大量使用龙的造型以显示“君权神授”的尊严和权威。琉璃的正吻,高踞于屋顶的最高处。在宫殿建造过程中,上正吻要举行隆重的宗教仪式。正吻制成,皇帝要派品位极高的大臣前往窑场迎接,上吻前皇帝要亲自祭吻,经过簪花、披红、焚香、跪拜等程序。

除了正吻以外,在明清宫殿的戗脊上,从下到上排列还有12个不同的造型,他们分别是 仙人骑鸡,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甲(该字带有犬偏旁)鱼、獬豸、斗牛、行什(民间称孙悟空)和垂兽。其中行什为太和殿独有的,举世无双。这十二件各有象征意义,按照宫殿的规格分三 五 七 九 十二 五种类型,无论数量多少,一前一后的仙人骑鸡和垂兽必不可少. 全中国,甚至全紫禁城,只有太和殿顶上才能同时出现这十二个琉璃走兽。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全国免费热线
400-0000-000